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評論】專著“掛名”亂象須畫上休止符

中國高校之窗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上海某高校教師由于拒絕一位同行在自己將要出版的專著上“掛名”(擔空頭名義,不做實際工作),遭到這位同行大罵不休,此事在各大媒體引發熱議。耐人尋味的是,這起有辱斯文的事件并非個案,各種“利誘”掛名、“交易”掛名、“人情”掛名亂象較為常見。問題的癥結出在何處,又該如何破解?

從高等教育發展歷程來看,我國高等教育正在經歷從規模化快速發展到內涵式高質量發展階段,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的“存量競爭”時代。存量競爭的關鍵在于質量與特色,然而受狹隘質量觀的影響,部分高校將質量和學術成果的“數量”畫上等號,力爭實現質量上的高速發展,這種對科研GDP的片面追求,加之部分評價指揮棒的助力,迫使高校過度關注學術成果的“量”,最終落在教師身上。各個高校教師職務晉升和職稱評審的文件規定大同小異,但大部分都要求有具體的科研成果發表數量,在職稱評定、任期考核、頭銜名譽等方面都與科研產出的“量”直接掛鉤。緣此,就出現了一些老師或為職級、或為任務、或為名分等,鋌而走險達成各種目的。除此之外,“掛名”背后相關的監督管理機制和個人學術道德治理都還需要讓各項政策落地,真正往深里走,往實里走。

國家針對學術成果“掛名”亂象的深層次治理的力度在不斷加強。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隨之,教育部辦公廳發布《關于開展清理“唯論文、唯帽子、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專項行動的通知》,試圖在評價導向層面堅決扭轉不科學的方式方法,推行“代表作”評價制度。在職稱制度方面,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提出在評價標準和評價方式上“堅決克服唯學歷、唯資歷、唯論文”的傾向。在學風建設方面,2019年6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指出,按照對科研成果的創造性貢獻大小據實署名和排序,反對無實質學術貢獻者“掛名”。在學術規制層面,2019年7月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學術出版規范 期刊學術不端行為界定》行業標準,其中“不當署名”被正式列入學術不端行為,這些政策和制度為“掛名”亂象治理奠定了重要基礎。

政策已落定,方向已明確,治理“掛名”亂象還需要進一步往深里走,往實里走。首先,必須進一步加強制度的落實監督機制,對學術不端實行“零容忍”。制定自上而下的學術規范監督機制,讓制度滲透在學術生產全過程;同時配合國家新聞出版行業標準,嚴格追究違反規范行為者的法律責任,對那些企圖“走捷徑”的學者給以震懾,塑造風清氣正的學術氛圍。

同時,人才評價的方式方法必須得到切實扭轉,踐行學術成果“代表作”評價體系。2016年的全國第四輪學科評估在評價導師質量方面就采取了“代表作”評價方法,在學術成果認定方面采取“歸屬度”認定方式,貢獻要劃分歸屬,使得高校不再盲目追求“量”,讓“掛名”付出代價。今后其他相應的新評價模式方法還需繼續深入探討。此外,在成果認定、人才評價、職稱評定等方面應充分發揮學術共同體的參與、管理、監督職能,減少行政人員過度參與的管理模式,讓學術共同體帶“責”積極承擔學術成果評價、學術道德規范和監督事宜,實現共治。

(何愛芬 作者系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研究人員)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34看片.com_34影院.com_34影视.com